这个人已经凉透了。

阶段性出现。基本等于躺尸了。

【紫金铃/ABO】人格分裂的大佬果然可怕

#题目都是喂狗的
#还前面那个梗
#我怎么这么勤劳

“今天……他怕是易感期吧。”
刚下过雨,外面的空气还是潮湿的,让紫薇软剑的信息素完全融合在了空气里,不易察觉。可是玉箫还是察觉出了不对,每次到了易感期,紫薇的情绪就越发不易控制,看着他开会时那张死了亲儿子的忧伤的脸,如果不是知道他没有儿子,玉箫一定会告诉他“节哀顺变”的。而在开完会时又见他一文件夹拍在桌子上黑着脸就出去了。
玉箫习惯不代表其他人都习惯,紫薇经常如此,不仅是情绪变化甚至是性格的变化,都如此突然。可换了半天没有一个好脸色,可见他今天心情真的很差。
“谁惹你了?一大早这么大脾气。”
“日期不对。”紫薇的目光没有离开办公桌,他是指今天本不是自己的易感期,很明显这是被自己家Omega招惹出来的。
紫薇是心情很不好,早上一起来就被身边浓郁却清雅的丁香味控制,还迷茫中捞过身边缩成一团的金铃索狠狠吸了一口。金铃怎么会分不清屋外的气味和自家Alpha的味道,但还是不愿耽误他工作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赶走了紫薇。当时的紫薇差点哭出来,哼唧了很久见没有办法,才无奈出了家门。而现在,他只能努力克制住自己不立刻冲回家的冲动。真是怨气冲天。
终于熬到了时间,推开家门前,紫薇吸了口凉气,才敢踏进去。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道直接替大脑接替了控制他的工作。而客厅,卧室,阳台,浴室,都没有金铃索的身影。突然一声不可闻的轻哼,紫薇悬着的心才放下。
“铃儿?”
紫薇一边唤着他,一边顺着声音走到卧室里。衣柜门是虚掩着的,拉开门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堆成了小包,急促的呼吸声正从里面传来。伸手轻轻扯开一件外套,换来的是里面小猫的一声呻吟。
“紫薇…我……帮帮我……”金铃慌乱伸出双臂向面前人搂去,却被坏心眼地躲开。
“早上是谁要赶我走的?现在怎么又反而来找我呢。”紫薇克制住冲动,往后撤了一步,语调里带了些笑意。金铃见扑了空,眼眶一下就红得越发厉害。
“求……求……”话未说完,便被人一把捞起来丢到了床上封住了嘴。紫薇的衣服散了一地,他随意捡起一件便系上了金铃的手。
“不听话的小猫,是要受罚的。”
一个个吻精细地躲过松散的衣料落在皮肤上,小猫带着哭腔一遍遍求着紫薇未果。白皙的皮肤上泛着一层犯罪的粉红,讨好般勉强起身在他的喉结上轻轻舔了一下,把头搭在紫薇肩膀,流畅的颈部曲线就暴露在紫薇头边。
腺体的突然刺激让金铃忍不住一声惊呼,哼了几声示意他松开手上的限制,依旧未果。腰上突然被大力掐了一下吃痛眼泪已经挂在眼眶,而对方却丝毫不怜惜,舌齿在皮肤上轻轻撕咬。

*突然刹车——!

评论(8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