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人已经凉透了。

阶段性出现。基本等于躺尸了。

【紫金铃】巨龙的生理构造(完)(医生紫薇x明星金铃)

终于写完了!撒花!
明天就开学了,暂时没有什么新文了。
大家应该都了解达拉崩吧的故事呗。
废话结束
前文:
(一) (二)

“紫薇你是认真的吗?巨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小龙人还差不多!”来自玉箫的嘲讽。
“你看看你那一身基佬紫,演什么巨龙啊,王浩然比较适合你。”来自妙手的建议。
“你们少说两句,怕他当龙是假,想拐走公主是真吧。”淑女看着一语不发的紫薇如是说。
另外两个人沉浸在爆笑中,没有注意紫薇突然抬头看向淑女,见对方一脸“我都懂”的表情,回复道:“别出去乱说。”
按照剧情要求,“紫龙”并不是套在龙壳子里,刚开始传说中的真身是特效。他看见了被迫变身女装大佬的金铃,虽然是个西方神话,却是按照中国的设定,服装是西方礼服结合古风设计的,并不是洛丽塔蓬蓬裙,而是下摆略收的鹅黄色长衫外笼着一层白纱似有还无,金色的短发耳后别了一条缎带。紫薇不禁扬了嘴角,金铃觉得他在笑自己赌气似的说到:“轮到你了,龙王大人。”
紫薇的衣服倒是不是很复杂,可是发型要求很大,银色的长发这里束起一缕,那边编上一柳,相对金铃紫薇的妆也更明显一些,暗紫色的衣服衬托下皮肤苍白,淡紫色的瞳仁看似无神实则凝聚着光。
金铃看呆了,他第一眼见到紫薇就知道他好看,但这种震慑,现在才实实在在体会到。
“紫薇……”
紫薇看着发愣的金铃揉揉他的头俯下身凑近轻生道:“还满意吗?公主殿下。”看着小家伙面上渐渐加深的绯红,他笑着起身。
剧情设置巨龙劫持公主的原因是迷恋公主,明明应该是与家人别理被怪物带走的剧情,却因为紫薇的脸硬是一种强烈的男主气息。
“米娅玛拉苏娜丹妮谢丽红公主,我是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,您忠实的追求者,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邀请您来。”不是剧本的设计动作,紫薇一手搂过金铃的腰由于身高低头靠近将他困于自己怀里。本来可笑的台词从紫薇含着笑的嘴中说出,下面的女工作人员早已疯狂。
拍摄一结束,金铃就溜到了山洞后面的草地上边走边捂着脸。自己这是怎么了,拍摄过程中一次次盯着紫薇的脸走神,不应该不应该。不过他真的太好看了,多看两眼也是情理之中吧。
“一个人别跑这么远。”
紫薇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,金铃吓的一愣,红色从脖颈不受控制的向上蔓延,他低着头不敢回头,可紫薇已经跟了过来。看见小家伙红透的脸也装作没看见,边装作问着他演戏的事情,手已经悄无声息地伸到他身后,突然间搂过来顺势按在了石壁上,怕他撞疼还特用手臂缓冲了一下。
“您可真好看,不知我可否有幸,邀您……”
与我同游。
这是原本的台词,金铃静静听着,他已经做好无论他说什么都答应的打算了。可对方却陷入了沉默。金铃还感觉他的身子远离了一些,长久的沉默让金铃难受,他突然将自己扯向自己。
“有幸。”金铃抬头看向他,紫薇也是一愣。
“我还没说要干什么呢?”
“什么也同意。”
“哦?那如果这样呢?”紫薇突然靠近,面孔在眼前迅速放大,在即将触碰时金铃闭上了眼,唇上的温软感放大。
“从现在开始,好好了解巨龙的生理构造。”
对不起,您的公主殿下已对巨龙死心塌地。
下一场本是金铃被紫薇劫持的戏,要吊威亚,公主是昏迷的,金铃只要乖乖躺在紫薇怀里就好。
“共度余生。”金铃窝在紫薇怀里突然小声说,摄像机并不能拍到他小小的动作。紫薇想起了金铃的话的意思。偏头在他额头浅浅一吻。导演觉得这动作恰到好处,保留了下来。
您可真好看,不知我可否有幸,邀您……共度余生。

【紫金铃】巨龙的生理构造(二)(医生紫薇x明星金铃)

本来打算两章完结的……但是还是拖拉了一堆……
而且越写越欢脱……
前文:
(一)

第二天一早紫薇来上班,走廊中一个白衣的小家伙正在等自己。还未等紫薇开口,他就赶紧开始解释。
“早上没有我的戏,昨天不好意思,不要生气好吗?”
原来他一直以为昨天紫薇是生气才突然离开的,紫薇只好点点头算是答应。
“我……知道你人很好,还有……我叫金铃索,我知道你是紫薇软剑。”少年低下头自顾自说。
紫薇当然知道他是金铃索,被他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逗笑,那张很少笑的脸带上笑意多了一丝柔和。少年抬头看向他,惊于这张好看的脸,鬓角微长的发丝遮盖了发红的耳根。
“我们以后,算认识了吗?”
紫薇缓过神来,点点头。金铃得到了答案,转身跑回了剧组。留下紫薇一个人还一头雾水,摇摇头无奈去工作。
说也真是奇怪,以往从来没见过什么明星名人的紫薇,最近却和当红小明星频繁见面。现在,小明星正挂了彩坐在他面前。下飞机时太拥挤被推到还被踩了几脚,紫薇给他上好药后觉得实在心疼又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。
“有意思吗?”
金铃知道他在问因为工作频频受伤,有意思吗。笑着点点头回答:“我很喜欢演戏,虽然他们都说我不适合在演艺圈或者说是娱乐圈,说我性子太淡个性不出彩,我也明白没有只是演戏完全不涉及娱乐圈的道理,可是我还是想演戏。”
少年淡淡的嗓音,温润的话语,低着头似乎在向旁人讲述自己最心爱的人,说完还不禁扬了扬嘴角。那一刻,紫薇像是有什么东西确定了下了,敲定了红章。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“对了,紫薇。你帮我这么多次,不如我请你吃个饭吧。”
“你可是大明星,这不合适吧。”
“这你不用担心,今天晚上有空吗?我叫司机来接你。”
到了晚上,金铃的车准时停在医院门口,开车的绿衣少年这个很开朗的人,一路上说个不停。
“我还说这个‘紫薇软剑’是什么人呢,让金铃儿天天挂在嘴边,果然与众不同啊。”
天天挂在嘴边吗?紫薇静静听着他说话,时不时给一个回应让他不至于太尴尬。
“哎,他最近心情其实不是很好。你听说了吗,他受伤可能是有人故意设计的,是谁我就不方便透露了。本来有剧组把根据《达拉崩吧》改编的电影主角给了金铃儿,结果前一阵也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就换了人。他俩之前明明经常合作,现在却到了要坑害我们金铃儿的地步,真是可恨!”
“不是有新闻说他还要出演那电影吗?”紫薇确实是看到了新闻,说确定金铃的主演位置了啊。
“气人就在这,我们帅气可爱的金铃儿是要演勇士的啊,结果被调去演公主!虽然金铃儿是长得好看了些,你找个男孩子演公主也是不合适吧。”
紫薇不再言语,车这时候也到了。饭吃了大半,紫薇突然发问:“他们真要你演公主?”
金铃被他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问题惊到,呛了一下,紫薇赶紧端水给他。金铃仰头把水全部送入嘴里,才轻咳着回答:
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
“你答应了?”
“没拒绝。其实我觉得,挺有意思的。”
紫薇从刚才听到这个消息时,就没觉得一定是坏消息,毕竟这个小家伙一向乐观的可怕。
“只是,拍摄要延期了,他们说找不到合适的巨龙。一会,他们还要给我送相关的资料呢。”
紫薇心里暗道:现在电影选个反派角色要求都这么高吗?
金铃突然盯着紫薇不动,引得他一抖。
“你……可以吗?”
“什么?什么可以吗?”
“巨龙。”
“你说的是,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?”
“嗯嗯!剧组正在海选,让我们留意身边的人。”
“可是我是医生啊……”
“医生怎么不行,这是你的职业优势:了解巨龙的生理构造。”
紫薇内心是拒绝的,几天后还是被金铃拉到了导演面前。“就他了!”导演你要不要这么草率啊,说好海选也找不到合适的呢,你这完全属于病急乱投医啊,虽然我是正经医生。紫薇刚要拒绝,看着旁边开心得像个二百斤大孩子的金铃,他认了。

【紫金铃】巨龙的生理构造(一)(医生紫薇x明星金铃)

还梗:粉丝与偶像 反目成仇 达拉崩吧
最后一个让我十分无奈……

紫薇正下了今天最后一台手术,料理好一切还未来得及换衣服,就先走进了休息室。今天是他值班,他不是很着急离开。上一个来休息室的淑女走得急没有关电视,紫薇进来时正播着娱乐新闻。金铃索那张好看的脸在屏幕上放大。是个采访,一般他都是不接受这种采访的,这次好像是因为新戏宣传没有办法推脱。紫薇懒得换台,便靠在椅子上盯着电视上的人,他没有注意采访的内容,只觉得这小家伙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,真是可爱。这时紫薇才注意点右下角他的名字,默默记在了心上。
当你不知道某人的存在时,你好像永远也见不到他,可你一旦注意到了他,又觉得天天遇到。之后紫薇才发现金铃索是如何红得发紫,虽然不会说话安静内向,却招人喜欢的不行。他也才发现自己每天买的矿泉水的包装上是他,才发现医院对面从自己办公室望出去就能看到的广告牌上也是他。
紫薇并不相信自己会“追星”,他也确实没有疯狂如粉丝天天追剧刷微博,只是如果看见有关金铃索的消息会关注一下。那天他正在值班,作为合格的医生他不该懈怠,可一天太多的手术让他有些吃不消,困倦中听见了急诊的嘈杂,他并不是急诊的医生,为了提神他还是跟了过去。围了一大群人,还有一堆开着闪光灯的长枪短炮。抢救进行了一阵,急诊医生有些发难,紫薇直接走进抢救室,看着病床上的人对旁边的医生说:“我来。”当紫薇靠近时,他的心揪了一下,那张白皙的面孔,正是金铃索。大致情况是在吊威亚的时候出了意外。
抢救结束,紫薇对急诊医生建议转到他们科,并不因为私情,完全是按病情考虑。自然金铃索也就成了他的病人。小家伙睡了一天,醒的时候迷迷糊糊正遇到来查房的紫薇。
“醒了。别动。”
金铃索觉得这人冷了些,想想也没有让他对自己热情的理由,便张了张嘴想问问自己的情况,却觉得嗓子疼。紫薇见了小心将他扶起来递过去水。见他像小猫一样把头埋到被子里,紫薇出现幻觉他在水面舔了两下,他抬起头到了句谢。
“没有什么大问题,过几天可以出院了,好好休息,伤筋动骨一百天,不要逞强。”
说完紫薇便出去叫他的家人进来,而金铃索还呆呆看着没有反应过来。
金铃索出院了,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,一切顺利。直到主任来通知,要有剧组在医院拍医生主题电视剧,特别向紫薇提出“不指望你对人家客气,别太不客气就好”。紫薇是数一数二的人才,心气高,脾气硬,他委屈但他不说。
下班正要离开的紫薇路过拍摄的病房,听见里面的声音,一再克制还是走了进去。
“这么用麻醉剂,你这是要给人做手术还是给猪安乐死。”
当时紫薇正穿着便服,没有人知道他是医生,拍摄被打断,工作人员都很生气,开始哄他出去。
“等……等一下。”正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针管准备“给猪安乐死”的金铃挤过来,“他,是这里的医生,很好的医生。”
金铃看向导演,示意他指出的问题没有错,自己台词确实记得不清楚了,但因为这个NG不合适,他就胡乱说了个数字,一般是没人注意的。
“紫薇医生,对不起啊,拍摄压力都很大,他们没有恶意。”金铃抬头看向他柔声说,手术灯照在他金色的头发上,说不出的好看。
刚才因为嫌弃电视剧拍摄不严谨,剧组人没素质的紫薇一下没了脾气。反而鬼使神差地伸手在金铃头上揉了两下,发现不对之后立刻转身离开。

【紫金铃/ABO】人格分裂的大佬果然可怕

#题目都是喂狗的
#还前面那个梗
#我怎么这么勤劳

“今天……他怕是易感期吧。”
刚下过雨,外面的空气还是潮湿的,让紫薇软剑的信息素完全融合在了空气里,不易察觉。可是玉箫还是察觉出了不对,每次到了易感期,紫薇的情绪就越发不易控制,看着他开会时那张死了亲儿子的忧伤的脸,如果不是知道他没有儿子,玉箫一定会告诉他“节哀顺变”的。而在开完会时又见他一文件夹拍在桌子上黑着脸就出去了。
玉箫习惯不代表其他人都习惯,紫薇经常如此,不仅是情绪变化甚至是性格的变化,都如此突然。可换了半天没有一个好脸色,可见他今天心情真的很差。
“谁惹你了?一大早这么大脾气。”
“日期不对。”紫薇的目光没有离开办公桌,他是指今天本不是自己的易感期,很明显这是被自己家Omega招惹出来的。
紫薇是心情很不好,早上一起来就被身边浓郁却清雅的丁香味控制,还迷茫中捞过身边缩成一团的金铃索狠狠吸了一口。金铃怎么会分不清屋外的气味和自家Alpha的味道,但还是不愿耽误他工作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赶走了紫薇。当时的紫薇差点哭出来,哼唧了很久见没有办法,才无奈出了家门。而现在,他只能努力克制住自己不立刻冲回家的冲动。真是怨气冲天。
终于熬到了时间,推开家门前,紫薇吸了口凉气,才敢踏进去。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道直接替大脑接替了控制他的工作。而客厅,卧室,阳台,浴室,都没有金铃索的身影。突然一声不可闻的轻哼,紫薇悬着的心才放下。
“铃儿?”
紫薇一边唤着他,一边顺着声音走到卧室里。衣柜门是虚掩着的,拉开门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堆成了小包,急促的呼吸声正从里面传来。伸手轻轻扯开一件外套,换来的是里面小猫的一声呻吟。
“紫薇…我……帮帮我……”金铃慌乱伸出双臂向面前人搂去,却被坏心眼地躲开。
“早上是谁要赶我走的?现在怎么又反而来找我呢。”紫薇克制住冲动,往后撤了一步,语调里带了些笑意。金铃见扑了空,眼眶一下就红得越发厉害。
“求……求……”话未说完,便被人一把捞起来丢到了床上封住了嘴。紫薇的衣服散了一地,他随意捡起一件便系上了金铃的手。
“不听话的小猫,是要受罚的。”
一个个吻精细地躲过松散的衣料落在皮肤上,小猫带着哭腔一遍遍求着紫薇未果。白皙的皮肤上泛着一层犯罪的粉红,讨好般勉强起身在他的喉结上轻轻舔了一下,把头搭在紫薇肩膀,流畅的颈部曲线就暴露在紫薇头边。
腺体的突然刺激让金铃忍不住一声惊呼,哼了几声示意他松开手上的限制,依旧未果。腰上突然被大力掐了一下吃痛眼泪已经挂在眼眶,而对方却丝毫不怜惜,舌齿在皮肤上轻轻撕咬。

*突然刹车——!

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金铃点点头,没有再言语。只要一个转身,他便回到古墓,可他选择了看着紫薇走向绝情谷方向。

紫薇软剑此番游历到绝情谷暂住,误中情花之毒,可巧淑女君子都不在谷中,只能来古墓找银缕拂尘。拂尘只是抑制住了毒的蔓延,根治还需等淑女回来。他眸中明显带着憔悴,金铃看着他走开心里并不好过。情花毒只有动相思之念才会发作,他是有所想之人了吗?

“有些是你不该盼的。”
金铃索刚刚进入古墓内殿,旁门走出的冰绡师兄便悠悠开口。自己的这点心思,早被他看的一清二楚。金铃只是低头等他的下文。
“他,是五剑之一,和我们不同。他不会因为你放弃什么的。”
那是很久以前了吧。

那次是与无剑相约外出,很巧他也在。无剑与绿竹林中寻柴生火,只剩两人,夜已经很深了,规律的作息让金铃有些乏了,混沌间仰头倚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睡了过去。深夜又没有篝火,金铃下意识扯进了自己的衣服,而下一秒又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,小猫似的向热源钻了钻。
一声魍魉的吼叫打断了梦,金铃索慌忙起身,四周又恢复了寂静,这时他再回头看向紫薇软剑,他的手已经覆在剑柄上。突然间一阵骚动,阴气从四面逼来。该死,两人都是至柔,这样盛的阴气根本不能抵挡太久。
“不必管我,护好自己,别添麻烦。”
紫薇根本没有看向金铃正甩向自己来疗伤的铃铛,一剑退去一个魍魉,正好背对着闻声看向他的金铃。
待金铃回神时,一把剑已经刺入腹部,还未来得及感受疼痛,便已经倒了下去。好像……又是那个温暖的怀,他想看清楚却已经抬不起眼。

疼……。
“醒了?”
偏头过去是坐在屋内的紫薇,银发未束起,里衣只是随意披在身上,露出白色的纱布和皮肤。于是,金铃儿脸红了,偏了头去小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。谁知对方径直走了过来,冰凉的手背搭在额上。
“是不烧了,也不说胡话了。”
“我……说了什么?”
“怎么?不记得了。发着烧非念着我的名字唤我过来,我来了之后便说的冷漠不尽人意,说我丝毫不懂人情,说我白浪费你一片心意。”每一字便靠近一分,最后两字刻意加重,气息也正巧落在他面上。
“我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榻上人的面颊已红的不像样,慌乱间扯到了伤口皱眉间一片温软便落在唇上。
刚才还在乱动的人突然僵住了睁大眼睛。良久才想起推开他,却被他一手按住在榻上。紫薇细细描摹着小猫的唇形,却不做下一步动作,不知过了多久缓缓离开。
“说我不懂人情?我到底要怎么做,你才能看明白啊。”

直到金铃索的剑伤完全恢复,紫薇才告诉他自己要离开的事。
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“必须要走吗?”
“有些事情,是我绝不能放弃的。你会等我吗?”
“嗯……”

而如今,我确实在等你,为何你还是那句离别的对白。至于紫薇那封说明五剑之任的信,早被金铃装作遗忘了。而这情花之毒,也怕是无解了。

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,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。